欢迎访问巴中市城市管理行政执法局网站!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站点地图
读书人生

城市违法建设治理调查 理念篇之一:福建篇

为贯彻落实《中共中央 国务院关于进一步加强城市规划建设管理工作的若干意见》提出的“用5年左右时间,全面清查并处理建成区违法建设,坚决遏制新增违法建设”的要求,住房城乡建设部制定下发了《城市建成区违法建设专项治理工作五年行动方案》,各地积极响应,违法建设治理工作有序推进。

本报从今日起开设“城市违法建设治理调查”专栏,介绍各地在加强组织领导、健全联动机制等方面的经验。


“嗡嗡嗡……”航拍飞行器升空,开始记录拆除违法建筑过程;

“哐哐哐……”挖掘机挥舞着有力的长臂砸向违法建筑;

“哗啦啦……”几小时后,违法建筑被彻底拆除。

2016年12月7日,福建省福州市仓山区城门镇,一处发现不到两天、建筑面积约1260平方米的违建厂房被拆除。

“这样的拆违行动在福建很难成为新闻,因为我们早就是一经发现立即拆除。”省住房城乡建设厅副巡视员高起荣表示。

数据显示,截至2016年11月底,福建省累计调查摸底违建1.56亿平方米,拆除违建1.36亿平方米,超额完成了省委、省政府下达的“每年拆除3000万平方米”的任务。

福建省的拆违工作为什么能取得如此突出的成绩呢?这是他们秉持了正确理念的结果。

党员干部的违建必先拆

福建省委、省政府认识到,治理“两违”决不能“抓一阵子松一阵子、热一阵子冷一阵子”,态度必须坚决,对待违建必须“零容忍”。

“唯有建立长效机制,始终如一,坚持到底,才能让人看清党和政府治违拆违的决心和态度。”高起荣说。

“零容忍”首先要靠机制体制保障。组织建立队伍、明确划分责任是第一步。

于是,在行动初始,福建省成立了由分管省领导为组长的“两违”综合治理专项行动领导小组办公室,每年召开全省现场推进会,要求各地把“两违”综合治理专项行动作为“一把手”工程来抓。发挥各级城乡规划、城管执法部门主力军作用,组织国土资源、公安等多部门联动,协力推进。各地也纷纷出台相关规定,厘清部门责任,有力保证了协作联动的效果。

建立严格的监督检查和考评问责制度,是福建省 “零容忍”的第二步。

福建省制订了每月一督察一问责制度,将各地拆除“两违”建筑任务完成情况、“两违”整治工作源头管控情况以及上报拆违数据的真实性、准确性纳入督察范围,采取实地察看、数据核实等办法进行督察。对连续3个月排名最末的党委、政府主要领导进行问责;对分管领导有失职、渎职行为的,给予党纪政纪处分直到刑事处罚。

机制建立起来了,接下来就是对违建者的坚决打击。

先拆党员干部的违建,是福建省开展“两违”治理工作的突破点。福建省建设监察总队副总队长危政远介绍说:“我省有6类违建必须先拆,党员干部的首当其冲。党员干部必须自查自纠,主动拆、带头拆,如果被查出有违建且没有及时上报和拆除,将视情节轻重给予效能问责、组织处理;构成违纪的,将按照相关规定给予党纪政纪处分;涉嫌犯罪的,将依法移送司法机关。”

有着20多年城管工作经验的福州市城市管理委员会综合处工作人员许流钦坦言:“不少群众看到‘有权有势’的党员干部都拆了,便主动拆除了自家的违建。”

福建省还建立了“黑名单”制度,惩罚参与违建的“失信者”。尽管各地制订的“黑名单”制度略有不同,但都起到了震慑作用。

厦门市将一批拒不整改、不履行行政处罚决定的违建当事人列入“黑名单”,在网上公示的同时,出台配套限制措施。福州市则在媒体上曝光“两违”情节严重或多次实施“两违”的当事人,并将其不良行为记入征信系统,对于利用违建进行生产经营活动的,各级治违办通知建设、消防、工商、环保等相关职能部门不予核发各类许可证照。

“自从‘黑名单’制度出台后,不少‘有身份、有地位’的违建当事人主动拆违。”福州市“两违”综合治理专项行动领导小组办公室的林玲说:“前不久,有一位长期居住海外的‘两违’当事人听说了‘黑名单’制度,担心影响出入境,主动回国拆除了违建。”

锁住“人情”疏而不漏

态度上的“零容忍”,还不能网住所有的“两违”。因为,中国是“人情社会”,讲究“人情”,难免出现“漏网之鱼”。这种“漏网”,照顾了个别人,牺牲了多数人的利益;这种“漏网”,对个别人手下留了情,是对多数人的冷漠无情;这种“漏网”,姑息纵容了个别人,是对多数人的不公平。只有给“人情”加上“锁”,“两违”拆除才能不留“库存”。

拆出“零库存”,首先要做到查处不留死角。福建创新机制,采取“人防”加“机防”模式,将第一道“人情锁”加在日常巡查上。在城门镇的拆违现场,一架航拍飞行器跟着挖掘机的大臂灵活地左飞右移、上升下降,完整清晰地记录下整个执法过程。“这架航拍飞行器设有坐标值,每周放飞一次,重点监测6类违建情况。”仓山区城市管理委员会局长洪德潮介绍说:“这次拆除的违建,就是航拍飞行器巡查已标记地区时,路过这里发现的。”

航拍遥控器和航拍飞行器

“利用科技手段、精密仪器巡查违法建筑,是一种趋势,一方面可以杜绝人情作用,另一方面也是治理违建形势需求。”福建省住房城乡建设厅监察总队副总队长危政远表示。一周前,城门镇的这处违建厂房还是一块空地。一周后,违建者利用先进的装配式建造工艺建成了这处厂房。“好在‘道高一尺,魔高一丈’,我们采用了卫星遥感技术,通过卫星图斑比对、航拍监控等,及时发现并拆除了它。”洪德潮说。

高科技、机器等当然也不是万能的,福建以“建立网格化巡查制度,合理划分片区,明确责任主体,约束部门、乡镇、村(居委会)三级责任人,按时段、按重点巡查”等办法来查缺补漏,检查一些机器查不出、拍不到、隐蔽性高的违建。

军门社区地处福州市传统商业区的鼓楼区,是一个面积仅有0.18平方公里、在籍人口却有1.3万多人的老社区。提起刚开始综合整治时的状况,该区城市管理执法局东街中队中队长林昊直言,那真是“按下葫芦浮起瓢”。网格化管理以后,除了社区“一把手”每天巡查外,每个社区定点两名执法队员,每周不少于两次巡查,逐渐控制住了新增、复建的“两违”,再加上各种高科技手段,做到了不留死角。福清市则快行一步,利用互联网技术,建成了城管数字化系统和微信群两大平台,对网格化巡查人员进行定位,督促巡查人员定时、定岗、定责完成工作。“2017年,这一技术和方法将向全省推广。”危政远说。

福建第二道“人情锁”加在拆除工作中。该省以“两违”案件执法程序为突破口,实行发现查处的联动机制,缩短执法周期,控制新增“两违”。”按照相关法律法规,福州市对在建“两违”实施快速查处程序。“规划区内的违建,发现15天内不拆除,主要负责领导和单位将被问责。”福州市城市管理委员会副主任江玉坤说。厦门市围绕“快查+速拆+利用”机制,对快速认定、快速查处、快速拆除等程序予以规范细化,缩短了违建查处、拆除时间,提高了效率。

“不干涉、不讲情、不过问”的承诺,是福建省参与“两违”治理人员的“自加锁”。福清市委、市政府、市人大、市政协四套班子领导带头公开作出承诺,市相关职能部门、各镇街治违队伍以及社区主要负责人也签署承诺书。“这三年,一线城管执法队员几乎是披星戴月地拆违,拆哪处、什么时候拆,都是临时通知。执法过程中,相关人员手机必须保持关机状态。”分管“两违”综合治理的福清市政府副调研员郑洪德颇为自豪地说道:“现在,人人都知道‘违建必拆’,找谁都没用。”

“锁住‘人情’,形成‘天上飞、地上看、网上查’的‘疏而不漏’之势;发现一处拆一处,才能实现拆违‘零库存’的目标,才能拆出公平正义来。”危政远对记者说。

拆后利用惠及更多百姓

锁住“人情”,锁不住人心。违建有利可图,但损害公共利益,只有一视同仁、公平正义拆违,才能真正解开人们的“心结”,让人从心里不想违、不愿违,才能从根本上实现“两违”“零增长”。

如何做到这一点?福建学习浙江经验,恢复历史街区风貌,利用拆后土地,建公园、建绿地,让更多老百姓拥有获得感。

“拆是改的基础,改的目的是惠及群众。”在福州曾经商贾往来繁忙、繁华的商业和航运中心——上下杭,小桥弯弯、河水涓涓,枝繁叶茂的古榕树错落栖身在不同历史时期风格的建筑中,仿佛繁华就在昨日。“以前,居住在老建筑里的居民,进屋必须点灯,过道建厨房,院内电线混乱,安全隐患等问题多多。”许流钦介绍说:“按保护规划,通过综合环境改造工程,不少居民搬入了宽敞明亮的新居,违建拆除后的上下杭历史文化街区,正逐步恢复往昔风貌。”

而身处福州闹市区的军门社区,几年前还是“电线交错好像蜘蛛网,道路狭窄侧着走,遍地垃圾、污水横流”的“丑样子”。经过拆后改造,原本狭窄的道路变宽了,百姓出行方便了,原来埋没在违建当中的历史遗迹苏公井也重露真容,再焕光彩,成了街区小公园的一景。

“环境好了,租房、卖房的价格都涨上来了。谁要是私搭乱建,我第一个举报。”一位正在苏公井旁福州老字号安泰楼购买糕点的居民说。

福清市城乡接合部的石竹街道洋梓村和霞满村,结合美丽乡村建设和城中村改造,将拆后土地应复耕的复耕,可建设的用于村民公共设施建设,如活动中心、篮球场、乡村公园等。村民对拆后利用带来的实惠赞不绝口:“以前娱乐活动除了打麻将还是打麻将,家庭矛盾就多。现在好了,可看书、可跳舞、可打球的场地多了,老年人锻炼了身体,年轻人也不会玩物丧志。”

“群众有了获得感,从以前的抵触、观望、怀疑转变成了接受,甚至主动拆违。下一步,我们将启动新一轮的‘两违’治理行动,并通过创建‘无违建’达标示范点,继续深化拆违成果。”高起荣坚定地说。


  • 打印
  •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