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巴中市城市管理行政执法局网站!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站点地图
省网站信息

让科学家自由探索 四川首次推出“自由探索型”基础研究项目

一个容易被忽略的事实是——改变人类的不少科研成果,都来自科学家的随意探索。

像获诺贝尔物理学奖的石墨烯发现,就因为科学家有足够时间和好奇心,会去捡别人粘过石墨的胶带来研究;拯救了无数人的青霉素,也是对一个忘记清洗的培养皿进行研究的意外结果……为此国内多位院士级专家呼吁,要实现基础研究和原始创新领域的重要突破,就必须给予科学家更大的自由度。

四川在这方面迈出了第一步。省科技厅近日明确了100个“自由探索型”基础研究项目。这是我省科技计划项目中首次出现“自由探索型”这个门类。

自由探索,到底有多自由?又会给四川科技创新带来什么?

什么是自由探索

没了“名额分配”,让各科研单位自由竞争;没了“指定方向”,让科学家自由创造

怎么理解“自由探索”?省科技厅相关负责人总结了“两个不”:不限项、不限领域。

不限项,也就是没了“名额分配”,各科研单位自由竞争。此前省内各个高校院所能获得多少个基础研究项目申报资格,由政府部门统一分配。“比如分给学校一年70个指标,分到学院就3、4个,上百个老师厮杀。对年轻老师来说,几率比中彩票还小!”西南交大一位科研人员说。对此省科技厅负责人介绍,限项是考虑到区域和高校平衡,避免项目全集中在成都几所实力强劲的高校中。自由探索型项目就取消了这个限制。

不限领域,也就是政府部门不指定重点支持领域。这在我省《2019年度应用基础研究项目申报指南》中有清晰的体现:对传统的“需求引导型”项目,文中列出了军民融合、网络空间安全与电子信息技术等15个领域,每个领域下还细分具体方向,洋洋洒洒好几页。而“自由探索型”则无此要求。上述负责人介绍,传统项目鼓励服务省委省政府确定的重大产业发展技术需求等,而自由探索更强调自由创造。

他表示,“自由探索型”基础研究项目并非昙花一现,将长期实施。每个项目支持经费不超过10万元,项目研究周期一般为2—3年。

自由探索的意义

允许自由探索、宽容失败,让科学家敢于去“碰”那些周期长、失败可能性高的课题,而不再只盯着“短平快”项目

为什么全省只有基础研究项目,才有“自由探索型”这个选项?

回答问题前,省科技促进发展研究中心副主任王楠先讲了陈景润的故事:几乎所有人都知道他证明了数学界的世界难题——哥德巴赫猜想,但很少人知道,背后是政府部门数十年如一日的提供经费支持,而不限制他的研究方向、不急于要求成果。

王楠想表达的是:越来越多人认识到基础研究很重要,认识到它是整个科学体系的源头,但很少人知道基础研究有多难,“本质上说它就是对人类未知的探索,你很难知道方向在哪儿、会不会成功。这意味着需要允许科学家自由探索、允许失败。”

多位受访者提到,长期以来国内对科研人员“出成果”的压力较大,导致基础研究领域部分科学家不敢去“碰”周期长、失败可能性高的原创性课题,而专挑容易出成果的“短平快”项目。

“自由探索型”项目正可解决这一问题。除了不限领域、不限题目外,它也通过机制创新来进一步鼓励探索、宽容失败。

项目评审专家组组长、西华大学副校长余孝其表示,项目更重视idea(想法),“我们喜欢那些前人没有的想法和思考。哪怕在传统眼光中是‘乱七八糟’的想法——只要符合科学规律就行。”省科技厅负责人则表示,研究过程中若发现“此路不通”可提前中止项目,不会要求一定要拿出成果、更不会追责。

记者随机采访5位“自由探索型”项目负责人,对项目成功率的估计在50%到70%之间。“研究红景天苷时发现它很可能有抗炎作用,但究竟有没有、具体抗炎机制是什么,检索文献发现没人研究过。我们想试试。”成都大学附属医院副主任药师邢莎莎说。

5位都提到了这类项目对年轻科学家的特别意义。此次“自由探索型”项目负责人年龄被限制在40岁以下。电子科大电子科学与工程学院讲师龚天巡把它比作启动资金,“让我这样的年轻科研人员可以积累一些东西,未来申请更大项目。”余孝其亦认为它有助于加强对年轻科学家支持。

对它的期待

项目数量能否再多点?支持力度和范围能否再大点?这要看项目执行情况

谈到建议,几乎所有受访者都提到——省内像这样的项目,数量能否更多点?

“申请省内(自由探索型)项目,比申请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青年基金还难!”西南石油大学一位年轻科学家感慨,同样支持基础研究,国家上述基金大概5个团队竞争一个名额,而省里自由探索型项目是13个团队竞争一个。省科技厅提供数据显示,进入评审环节的项目有1313个,最终立项的仅100个。

除了数量少,还有范围和支持力度相对较小。

深圳市同样在探索基础研究自由探索项目。公开信息显示,其单个项目资助不超过50万元,申请人在项目完成年度不超过60周岁即可。四川这两个数字分别是10万元、40岁。

对此省科技厅相关负责人回应,这主要是受财力限制。“在有限财力下,我们更倾向支持更需要这笔经费的、思维更活跃的年轻人。”他表示这100个项目更像一次“试水”,它们的执行情况很大程度上会影响未来支持力度。

王楠提醒,建立对“自由探索型”项目结果的考核评价机制是一大难点。“过去考核看成果,相对客观且容易。但自由探索项目要宽容失败,就从考核‘产出了什么’变为考核‘做了什么’,这需要新的考核方法和评价体系。需要管理部门不断探索并在实践中磨合。”


  • 打印
  • 关闭